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二卷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永恒不朽(全书终~~)

  
    茫茫灰雾漩涡,股股记忆意念,在吞噬黑洞的吸纳下,一一涌入。

    来自于太初的神识,逸入他吞噬黑洞,传来数不尽的纷乱记忆念头,无穷浩淼思想,那是一个个生灵的经历,是凝结全新灵魂的养分基础!

    石岩灵魂祭台内。

    太初神识渗透进来,被吞噬黑洞炼化澄净,由他魂潭释放一道魂力,两相融合,化为一股神秘精纯的混沌之气,没入他的广阔域界。

    他那灿若星辰的域界深处,许多偏僻的生命之星上,一团混沌之气落入海水中,投入生命种子,很快就能形成一种初始弱小的生命,一个全新种族的始祖……

    随着他吸纳太初识海的进程,随着吞噬黑洞的炼化,魂潭魂力的汇合,他的域界星空中,更多的生命种族诞生,分布在最为偏远荒寂之地,就连一些死寂的星辰,都仿佛被植入了灵魂因子,有了单纯模糊的念头智慧。

    他在以太初神识为基础,来开辟自己的宇窗,创造独属于他的生命种族!

    其间,荒眼神迷茫,悬浮虚空痛苦挣扎,在战和不战间抉,

    渐渐地,随着太初识海神识被黑洞吞咽,太初刚苏醒的一丝念头意志,如被快速消弱着,他那遮天盖地的精神波动,明显的无法囊括天地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突地,本来施加在石岩脑海的精神冲击,旗合太初所有残余意念精神,仿佛宇宙巨炮,暴冲向荒的脑海,没入他灵魂祭台。

    处于迷茫状态的荒,忽然精神失守,目显惊惧不安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
    虚无中的奥义层,一个个神奇玄妙的奥义本源,或是如炙烈火球,或是如飑风冷电,或是如厚厚乌云,或是如葱郁森林,忽然间从天降落,化成一道道流光,尽数没入荒的祭台,深入他识海。

    那些都是不同属性的奥义本源,一种天地奥义的规则神格,是在奥义层内蛰伏飘逸,没有被人熔炼吸收的不同种类的核心印记,此刻,它们居然如星辰坠落,坠落在荒的奥义层当中。

    凝为荒的核心奥义,助涨荒对不同奥义的认知体悟,令他的境界玄妙又一次攀升。

    和漫天奥义本源一并落入的,还有太初魂潭内精纯魂力,魂力如溪流,灌入荒的脑海,没入他魂潭……—,

    一股撕裂灵魂的痛楚,从荒脑海传来,令他嘶声痛嚎,发出惊天动地惨叫。

    由于看透命运,知道不论前进亦或者后退,都将是绝路的荒,心生无尽绝望,无穷悲凉—……—,

    他就是明白了即便能击杀掉石岩,也会最终苏醒太初,彻底失去自我,所以迷茫,所以心境不再是没有一丝破绽,所以能被太初乘虚而入!

    荒的浩淼识海,澄净魂潭中,一个由纯粹明净的魂能聚集的虚影,慢慢闪现出来。

    虚影身高体扩,气势霸道暴戾,一身杀伐炼狱般的气息,他凝现以后,高高悬浮在荒的魂潭识海之上,忽然间放声长啸!

    荒那巨龙之身,激烈扭动,他传来更加刺痛的呼喊,如濒临灭绝般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被荒视为核心根本的荒域之中,从各个偏僻星海内传来一缕缕奇异血光,血光由荒域遁出,没入荒的识海,凝在那一个虚影之上。

    虚影逐渐变得清晰!

    那是一个身如巨魔雄壮,模样奇古的霸道男子,一头长发如血,双眸猩红嗜杀,他在荒的识海魂潭之上凝形后,嘿嘿一笑:“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”

    ,‘嗜血!”

    一见那男子凝结出来,荒骇然失色,禁不住恐惧爆吼。

    下一刻,荒便醒悟过来,也叫喊道:“原来如此,难怪你能继承噬的所有奥义,还能重创噬,将其再次沉睡,难怪你能在我的域界中,还能突破域祖,差点将我反噬成功。原来你就是他!是他清醒一霎间凝为的新魂!如果当时你成功击杀噬,将我炼化,你早该完全醒来了!”

    “不错,的确很可惜,可惜我灵魂的枷锁,到如今才真正解开。如若不然,你凭什么能灭杀我一次?如果我早先恢复意识,知道自己是谁,你们全部都应该凝炼我身,助我真正恢复过来。因为你和噬的胶着,我足足又多沉睡了数万年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好,还好我魂碎肉陨埋下的种子发芽,如今化为一株参天大树,连你们的光耀都可以遮掩。没料到这个来自于另一宇宙的小嫩芽,经过漫长无际的飞逝成长,已经变得如此棘手,拥有了能威胁我的可怕力量。”

    嗜血的巨魔之身在荒识海凝为实质,漠然说道:“你很不幸,不幸深入我的识海,我的真正醒来,更是你最大的不幸…“讲话间,嗜血飞冲而起,跨过荒的识海层、奥义层、荒域,直达荒的主魂位置。

    嗜血遥遥探手,一个凝结日月星辰、金木水火土、雷电、重力、空间种种奥义念头的虚手,忽然攥紧荒的龙魂,将其扯入自己口中,一口吞没下去。

    几乎同时。

    荒那蔓延亿万里的巨龙身躯,忽然慢慢干瘪,如精气神血脉、骨肉都被抽离掉,荒那澎湃到极致的生命力,如古树经过漫长岁月的老朽,逐渐的枯竭生命,走向生命的尽头终结另外一股令人魂颤心惊的气息,则是从荒那不断干瘪的躯〖体〗内传来,那波动之神秘恐怖,让旁边吞噬太初识海的石岩,都惊骇欲绝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他不由地看向荒,脸色巨变,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,突然没入心头。

    瞬息间,石岩突然意识到了危机,他这具融合本体、邪恶分身的巨大身躯,猛然传来毁天灭地的波动。

    他朝着荒冲去,空间、星辰、生命、吞噬、八大邪力齐齐释放,无数空间巨刃〖激〗射,星辰巨网罩下,生命巨手撕扯,无穷负面能量爆发,八座血淋琳骨岛横飞出来,他本体则是撕咬荒龙躯。

    “我的眼所啊……—”一个神秘浩淼的古老声音,从荒快速干瘪的龙躯传来,石岩重重力量轰杀而来,那龙躯如变成龙皮,冉部的血肉筋脉精髓竟然全部消失掉!

    就在石岩大感不妙的时候,那被他融合的奥义符塔,忽然间崩裂,无数太初符文蝴蝶般飞走,飞向那龙首部位,其中一只巨大的眼瞳在奥义符塔爆碎之后,也浮现出来,也飞向荒的龙首。

    ,‘轰隆隆!”

    荒的龙首突然爆碎,划区也陡然炸裂,一个和石岩本体同样巨大,甚至有着七八分相似的狰狞巨魔,在大爆炸中,在灰蒙蒙的太初神识漩涡中,突然间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这狰狞巨魔魁梧霸道之极,身躯如由一个个星球凝结,布满着岁月古老的痕迹,从奥义符塔爆出的眼球,忽然间落在那巨魔额头,化为他的第三只眼睛,这巨魔周身传来的浩淼无际的气势,比先前的荒还要强悍一截!

    “似乎,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,—…“看着突然由荒躯〖体〗内闪现的生灵,石岩忽然泛出一种熟悉感,他记得当年进入血纹戒,冲破壁障的时候,…恍比惚惚的如看到这个巨魔的霸道影像,只是那时候印象中的巨魔,并没有第三只眼。

    “嗜血!嗜血!”

    一道灵光,突然在脑海掠过,石岩禁不住失声尖叫起来,脸色变得极为的怪异。

    这个由荒〖体〗内挣裂的巨魔,居然乃是当年嗜血的模样,除了多了第三眼,其余几乎没有差异分别!

    “还不能看透么?”

    嗜血咧嘴嘿嘿一笑,踏步朝着石岩走来,此地识海层的无穷神识,如一缕缕烟气,快速消失在他穴窍毛孔,就连那太初魂潭,也主动飞逸出来,顺着他眉心第三眼,进入他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就是你—”“石岩终于看懂了,也瞬间冷静下来,心中种种谜团立即清晰明了。

    嗜血为何如此强大?为何能令噬重创沉睡?让虺都不敢轻易招惹?为何他赐下的戒指,能令自己的灵魂穿透无穷星空壁障落入幽暗森林?

    种种不明之处,因为嗜血为太初,豁然开朗了。

    嗜血踏步而来,快速消融着识海的神识,先前奥义层的种种奥义本源,也没入他脑中,他在迅速恢复力量,—,—……

    “亿亿万年前,我由混沌中醒来,开辟天地,凝炼生灵万物,开拓天地中,我发现了你们所在的宇宙……那是一个和我所在全然不同的新宇宙。然而,不同的宇宙间,有着无法想像的恐怖壁障,我试图要侵入你们宇宙,耗费无穷力量,尝试打开那道壁障—…“嗜血边走边说。

    “可叹,在我终于打开那道壁障时,因为我开辟天地,凝炼星海万物耗费力量太多,又在打开两个宇宙壁障间,再次损耗庞大能量,终于走火入魔,被自己给反噬,肉身、灵魂逐渐分裂,最后意识消散前,我勉力出手,从你们那个宇宙拉扯了一下,我扯入了一个灵魂,那个灵魂就是你,—…““如果我没走火入魔分裂’肉身残魂没有化为太初生关,我能瞬间将你拉入我的宇宙世界。但我将你弄来时,我已力量虚弱之极,无法兼顾你,之后完全分化,失去了自我……—,这就导致你的灵魂穿梭而来,从你的宇宙到我的宇宙,足足横跨两个时代,耗着了i乙亿万年之久。”

    ,‘我灵魂意识彻底消散之前’也为苏醒准备了些手段,太初时代的那个传言,就是我的第一道手段。只要太初时代生灵绝迹,我识海苏醒之阵能达到条件开启,我灵魂就会凝聚起来,只要荒、噬、虺、鼋、蜥能相互厮杀到最后,产生一个幸存者,我肉身也会复活。”

    ,‘不论灵魂还是肉身’只要醒来一个,我就能真正醒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造化弄人,偏偏荒、噬、虺两败俱伤,同时陷入沉睡。鼋、蜥没有参与那一战,导致肉身没醒,灵魂也处于继续沉睡。”

    “我识海继续运转,太初生灵的残魂意念、记忆,和精纯魂力碰撞糅合,化为全新生命种族,开启新的时代。这个时代,因为噬、荒的连续斗争,因为荒要凝炼一个新的生命,在那嗜血之身形成那一霎,我短暂苏醒了一下……于是有了嗜血的纵横无敌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这个化身,直到陨灭了,也不知道自己是谁,没有能真正醒来,不然不会有后面那么多事。”

    ,‘我这个化身灵魂烙印中’有我的核心记忆,知道域界之主执掌域界一切,他本能的抗拒,身死前要挣脱一切,以秘法勾动荒的灵魂本源,牵5域外之魂而来,鬼使神差的,经过漫长岁月的穿梭飞逝,你的灵魂被扯入进了荒域“只能说连我也无法掌控所有,至少,你的灵魂我无法掌握,—……—”

    “所以让你融入了吞噬奥义,又因为你的灵魂特殊性,你所吞噬的力量灵魂,都归于你本身所有,无法重新没入我的识海,最终造就了你的崛起,甚至拥有了能威胁我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太初踏步而来,至此话落,这个识海内所有神识都融入他身,魂潭也被他纳走。

    太初的奥义层,不再有一个奥义本源,识海层,不再有一缕神识,变成彻底的幽暗虚无。

    “也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。”看着石岩,太初平静漠然“杀了你,将我被你偷走的能量融合,恢复全部实力。”我便杀入你的宇宙,将你那个宇宙蚕食吞没,再以你的宇宙为跳板,一个宇宙一个宇宙的走下去…“石岩心神震撼,所有谜团,至此,全部解开!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稳胜?”瞬间恢复清醒,脑海一道道星光穿梭飞射,将内心紊乱惊慌情绪斩断,石岩恢复冷静,淡然一笑“现在的你,并不完整,你差了很多东西!”比如生命本源、空间本源、星辰本源,—……还有你内心邪念凝结的邪恶之心!还有至少一半的精血!”

    他以太初之身融合噬、鼋还有荒的部分血脉,这具身体几乎拥有了太初一半的精血和庞大生命能量!加上那吞噬奥义本源,邪恶心脏,现在的他,真正的力量,并不逊色此刻的太初!

    ,‘即便不完整’也足以毁灭你,再以你来恢复我的完整。”太初随意说道。

    讲话间,虚无之上,无尽深渊崩塌,无尽深渊上方托浮着的茫茫宇宙,无穷无尽的域界星空,数不尽的星辰大河,忽然如一个灭世天幕一样压迫下来。

    倾尽一个宇宙的威慑压力,要将石岩绞杀淹没,令石岩魂飞魄散!

    那不是荒域,而是真正的宇宙!

    是由虚无域海、荒域、澜沂星域、云蒙域界等等亿万域界形成的浩淼星海!那宇宙的磅礴气息,蕴含着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,星辰、生灵、重力、飑风雷电奥义万象!

    “咔咔咔!”

    虚无如被碾压的石头,传来炸碎化为齑粉的声音,不论实质,还是虚幻的存在,都无法抗拒那滔天威慑,要被抹杀掉所有存在的印记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石岩仰天咆哮,巨大身躯如被万剑穿刺,突显数不尽的血缝,就连灵魂祭台也仿若被亿万利刃切割,出现了瓦解的裂纹。

    “不是只有你能这么做!”

    怒吼声中,石岩一指上天,他祭台中的宇宙也陡然凝现出来。

    灿若星河的浩淼宗宙,如巨幅投影凝聚虚无,却并非虚影,而是真真切切的实质!

    那宇宙中有数不尽的星球,有无数山川湖泊,有广阔无垠的边际,有初始的生灵种族,有〖真〗实宇宙能拥有的一切!

    两个宇宙,一个在上,一个在下,一个下压,一个上浮!

    猛地轰击碰撞在一块儿!

    “轰隆隆!啪啪啪啪!咔咔咔咔!咚咚咚咚!”

    无数种爆炸之音,夹杂着生灵的寂灭,夹杂着日月星辰的崩裂,夹杂着空间的崩碎,夹杂着域界的爆炸,惊天动地般传荡开来。

    石岩和太初两人的宇宙,都在剧烈粉碎,其中生灵都被扯入末日狂潮,无力的、绝望的走向死亡。

    ,‘落!”

    太初神情冷漠,他那宇宙中的虚无域海,生活着七大种族无数生灵的奇地,竟然瞬间落向石岩的宇宙,仿佛要将虚无、死寂、冰冷和永恒的荒凉,带向石岩的宇宙,让石岩宇宙走向崩灭……

    一个个他宇宙中的域界,仿佛变成了太初的一种种奥义本源,力量的初始,化为无数火焰、冰峰、暴雷、巨龙闪电、陨灭的星海,往那石岩的宇宙狠狠的冲击轰炸。

    石岩那初生的宇宙,被他那宇宙中毁天灭地的攻势淹没着,宇宙很多边缘区域都在爆炸,宇宙仿佛在收缩着,要渐渐的化为一点,要湮灭成虚无消灵,—,

    “黄嗤黄!”

    就连他的灵魂祭台,也被他的精神意志再次轰击,识海内掀起惊涛巨浪,那古井无波的魂潭,也变得沸腾不安,魂水要溅射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他那坚韧不破的身躯,骨骸碎断,脏腑都震的移位,浑身鲜血如暴雨飞溅,被重击的几乎魂魄沦陷。

    他能感受自己的域界、灵魂、识海、身体被全方面狂轰滥炸,如被一个个如山的巨锤狠狠地夯!那力量,砸的他灵魂、肉身剧痛到了几乎无法承受的地步!

    仿佛再下一刻,他就会崩溃,就会被抹杀掉一切印记!

    “你拥有我的一半力量,掌握我邪恶的源头,但你真以为能胜过我?”太初的意志冲击,恐怖的声量滚滚而来,在他脑海爆炸,如灭世的天雷,轰隆隆不休。

    ,‘一半’一半的力量,你的一半,那么,你能持有的,我,也能!”

    快要灵魂爆灭时,石岩咬着牙,仰天长啸怒吼,吼声如撕裂天地的壁障,穿透重重宇宙空间。

    “你的宇宙!也有我的一份!而我的宇宙,你却不可染指!”

    一股坚韧的意志,带着难以想象的执念,在石岩脑海回荡着,化为恐怖的飑风,忽然涌入了太初的宇宙。

    他那个灵魂意志,忽然像是成了巨大的蛛网,瞬间遍布太初宇宙每一个角落,将这个宇宙给勒住一般。

    “给我融!”

    突地,石岩的浩淼宇宙,陡然巨变,竟然化为一个难以想象巨大的黑洞漩涡,疯狂的运转着。

    冲入石岩宇宙,轰击他天地的虚无域海和诸多域界,瞬间被那黑洞吞掉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石岩心脏的生命魂村澎湃跳动着,涌现旷世无敌的生命动力!

    这股澎湃生机,令他重创的身体快速恢复着,所有飞溅的鲜血,突然间化为血线,瞬间收入身体。

    石岩的宇宙,衍化吞噬黑洞漩涡,将落入其中的虚无域海、域界淹没!

    他本体则是咆哮着,疯狂的撕咬向嗜血之身的太初!两手甲刀划动间,虚无绽出绵延亿万里的空间巨刃,将那嗜血之身胸前切的血肉模糊!

    石岩神如入魔,一身邪恶凶狱呆戾气息,残忍凶兽般扑在嗜血胸口,张开森森巨口,不顾一切的啃食他的血肉,撕咬着肉块,混着鲜血,生生吞入腹中!

    “不!不可能!你不怎能束缚我的宇宙!”太初震灭虚空的声音,滚滚传荡开来,惊惧骇然。

    “我这具身体灵魂,有一半来自于你,那一半,是你的邪恶魔念!所以我能控制你的天地宇宙!而你,却从未得到我的那怕一丝灵魂,所以你无法掌控我分毫,所以你便要作茧自缚,毁灭就是你的命运!”

    石岩疯狂咆哮怒吼着,和太初撕扯扭打在一块儿,那森森巨口,始终咬在太初的胸前,锯齿般的牙齿啃食着血肉,一块块吞入腹中,经过如被七百二十个穴窍的转化吸收,他肉身力量不断膨胀!

    他得到了太初的吞噬邪恶本源,融合了邪恶之心,他掌握了吞噬终极玄妙!

    他在战斗中,以吞噬奥义吞咽太初血肉,越战越强!

    反之,太初随着血肉被吃掉,则是越来越虚弱。

    他的宇宙,也被石岩灵魂勒紧,一点点地,一个一个域界的,一个一个星球的,一个一个大陆的,一个一个海洋山川的……慢慢融入石岩的宇宙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血肉的吞没,随着对太初宇宙的融合,石岩那巨型吞噬黑洞下方,那新生的宇宙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张,疯狂的延伸!

    出奇的,随着石岩心念的变化,被他留意的域界大陆,在融入吞噬黑洞的时候,并没有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譬如天岩大陆,譬如云蒙域界,譬如玄天族、魅鼻族、白骨族的领地,都完整的划过那漩涡,落入下方胀大的宇宙,化为那全新宇宙的一块,上面所有的生灵,也都没有死亡,全部活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茫然不知身在何处……

    然而,和石岩无关的,敌对的域界大陆和生命之星,在落入吞噬漩涡的那——霎,便会彻底爆碎,所有生灵瞬间化为灰烟,被抽离向他的识海,留待他以后融合魂潭内的魂力,凝结成全新的生灵种族。

    时间匆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太初巨大无比的身躯,早已停止了挣脱扭动,被同样庞大的石岩吸食掉所有精血,将筋脉中最为精纯的鲜血重新炼化,炼成他自身的澎湃能量。

    ,‘肉身、魂魄、皮囊、头发一切一切,都是我孕育新生命的基石,撼天、蔓蒂丝、希罗、海鲨皇、德库拉他们的记忆意念,我会录离出来,单独来苏醒复活,—,—”“这般说着,石岩用力——甩,太初枯竭的庞大肉身,也被投入那巨大无比的吞噬黑洞中。

    陨灭的撼天众人,都将被他录离记忆念头,以他的魂能重新赋予生命,令他们在他的全新宇宙中复活醒来。

    随着太初的宇宙彻底消失在黑洞,随着太初肉身也投入其中,石岩发现自己渐渐处在一个绝对虚无之地。

    没有天,没有地,没有日月星辰,没有山川湖泊,只有永恒的幽暗,无穷无尽的虚无—,——……

    ,‘我的宇宙’我过来的宇宙,到底在何处?我灵魂穿梭亿亿万年而来,如今,那个宇宙是否依然存在,有没有陨灭消失?或许,等我将他的力量灵魂念头血肉全部融合炼化了,可冉尝试探索—……—,—”

    “那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……”

    绝对虚无中,石岩盘膝坐下,如一尊亘古不灭的神明。

    他的头顶,则是全新的宇宙,他运转力量来完善着新的世界,着手创造全新的生灵种族,赋予万物灵魂和生命,化为众生始祖,永恒不朽。

    (全书终)(www.81byby.org千亿国际注册官网) (千亿国际注册官网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如果您认为《杀神》不错,请把《杀神》加入书架,以方便以后跟进杀神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
杀神》最新章节地址/0/2/
千亿国际注册官网为您提供的《杀神版权归作者逆苍天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