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正文 第八百五十三节 灯枯油尽

  
    第八百五十三节 灯枯油尽

    了却了一桩大心事,沈斌的心情立马舒畅通泰。《<a href="家有豹妖宝宝</a>》[]刘封也回到了餐桌上,三个人推杯换盏,韩波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。

    雅厅之外,几名会所保安畏惧的看着谭志清,为难的阻止他进入雅厅。如果是在以前,谭志清早就一个大嘴巴抽了过去。但是今晚他可不敢嚣张,因为谭志清知道里面坐着一位连他老爹都不便得罪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谭志清没有责怪保安,他知道今天就是幕后老板亲自过来,恐怕都得阻拦在外。谭志清拿出手机,给沈斌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沈老弟,我是你谭哥。怎么样,韩部长没生气吧?”谭志清谨慎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谭哥,没什么,韩部长跟你们家老爷子相交这么多年,不会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沈老弟,我和文熙就在门口,我们想~给部长敬杯赔罪酒。兄弟啊,这个面子你可得给我,不然我心里放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~好吧,你把电话给保安。”

    对于谭志清的请求沈斌不便拒绝,再说韩波与谭家的关系也算融洽,在政治上谭老爷子并非完全站在安致远的立场。这些老家伙门徒林立,有时候韩波也需要借助他们的威望。

    谭志清与邵文熙恭敬的走了进来,这一次两人没拿什么红酒,到了韩波这样的层面,带东西过来反而显得俗气。《<a href="总裁的私有宝贝</a>》

    此时的韩波心情比较愉悦,看到谭志清也不是多么反感。别看刚才安闻闹的动静不小,外面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这种事安闻沈斌肯定不会乱说,保安和服务人员即便知道,也不敢说出去。

    韩波招了招手,和蔼的说道,“志清啊,我只是出来打打牙祭,何必这么客套。”

    “韩部长,刚才我一时糊涂说错了话,您千万别往心里去。再者说,知道您在这,我要是不过来敬杯酒,回家我老爸也会责怪。”谭志清圆滑的说道。

    沈斌倒了两杯酒,指了指座椅,“谭哥,别站着了,坐下聊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不了,这样,我代表文熙给韩部长敬杯酒就走,你们慢慢玩。沈斌兄弟,需要什么你尽管要,今晚算我的。”

    谭志清明白韩波不开口,他在这个场合也不合适。别看平时会所里来了某位知名人士,谭志清或许会被请过去高谈阔论,但是在韩波面前,他知道不够资格。

    沈斌微微一笑,“那好,等会我打包带走两份羊肉,你把账结了。[ 找小说素材就到]”沈斌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韩波瞪了一眼,谭志清却是感激的看了看沈斌。他不在乎钱,沈斌越是这么随意,越能显示两个人的关系。以前的沈斌在谭志清眼里,只不过是借助岳父上来的暴发户。但是现在,谭志清才明白沈斌这人不简单,能把韩波约到这种地方,可不是一般关系能办的到。可以说,沈斌在政治上层中,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圈子。《<a href="总裁的私有宝贝</a>》

    邵文熙一直唯唯诺诺站在谭志清身后,这里没有他说话的份,韩波甚至连个招呼都没给他打。看到谭志清端起了酒杯,邵文熙身子微微一侧,手里的手机不经意的对准了韩波。

    刘封站在另外一侧没有看到邵文熙的小动作,沈斌却看得分明。这种****的小把戏怎能瞒得过沈斌,意念稍稍一动,在谭志清与韩波碰杯的一刹那,邵文熙的手机镜头转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谭志清敬完酒之后,马上点头哈腰的离开了房间。看着谭志清离去的背影,韩波的眼神里充满了鄙视,他很反感这种无所事事的权二代,但又不能不虚假的客套一番。

    “沈斌,这种人你最好还是少接触。以你的资历,应该跳出这个圈子。”韩波好心的告诫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部长大人啊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咱只是一个小人物,做梦都想结交这样的达官贵人。你看看,今晚这顿饭钱又省了。不然,最起码得花我一两个月的工资。”沈斌调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要不要脸,还真打算让人家给你付账?”

    刘封也跟着说道,“沈厅,小心人家留下发票,去中纪委告你。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到时候我就跟中纪委范书记说,中组部韩波部长吃的比我多。”沈斌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奶奶地,要是这么说,我还真得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沈斌三个人在厅内互相取笑着,百花谷雅厅内,谭志清气的都想抽邵文熙几个嘴巴。《》《》《》让他抓取碰杯的镜头,结果这丫的只照了自己半拉屁股。谭志清懊悔不已,这样的合影对他来说意义非同凡响,等于是自己的政治资本。高官子弟圈很讲究与实权大员的交往,别看这些人父辈尊贵,但像韩波这种地位的大员他们很少能结交的到。一来是人家地位与父辈相当,不管年龄是否相仿,都得自降一辈。另外来说大员们政治派系不同,对他们这些二代本身就有排斥。一场精心设计的作秀,被这张半拉屁股彻底毁坏,谭志清错过了一个好机会,不过也让他见识到沈斌的政治底蕴。

    韩波三人吃罢晚餐已经是将近子夜。*沈斌本想拉着韩波在会所里泡个中药浴,好好的放松放松,韩波却是执意要回去。沈斌知道安闻还在等着他,无奈之下给安闻打了个电话,匆匆开车带着韩波离开了会所。

    次日上午,沈斌开车来到单位。司长苏羽看到沈斌,不禁一愣。督查室里的巡视员,一般情况只要下去就是至少一个月。调研的同时游山玩水,没人会这么早就来上班。

    “小沈,这么快就结束了?”苏羽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司长,这又没什么好调研的,只是看看中央政策的执行情况。”沈斌笑道。

    苏羽心说你沈斌还是新手啊,过上个一年半载,估计他就不会这么说了。

    苏羽没再追问什么,正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,沈斌忽然叫住了苏羽,“司长,有件事您还得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苏羽一怔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沈斌尴尬的挠了挠头,“我第一次搞调研,这个报告不怎么会写。《<a href="七绝天下</a>》您看,是不是帮我做一份。”

    苏羽吃惊的看着沈斌,忽然哈哈笑了起来,“小沈啊,你可逗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沈斌不明白自己那句话逗死他了,赶紧问道,“司长,我没跟你幽默,我真不会写。”

    苏羽止住笑声,神秘的说道,“我说小沈,这事都怪我,没有给你交代清楚。其实咱们督查室有个惯例,标准文本资料每个人的电脑上都有。你只要按照格式把单位名称和时间换一下就行。文本有三种格式,满意,不满意,和中立观点。你按照自己的意愿套取一下,直接递交上去就可以。说实话,领导根本不会看你的长篇大论,他所要知道的,就是巡视员针对调研目标的好坏。咱们调研满意,他们的政绩就会增加一分。咱们要是不满意,那就有人要倒霉。或者说,在调研之前,领导就会授意,让你满意就得满意。让你不满意,就算满意也不能满意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苏羽压低了声音,“别说是我告诉你的,这事要是谢总理知道,我可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沈斌一听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怪不得督查室每个人的工作都显得很轻松,根本就是带着主观意识下去调研。看样子,这种情况都形成了惯例,难怪一个个都无所事事。

    沈斌心说这到轻松了,打开桌上电脑的内部文档,确实有标准格式。沈斌把台头和单位名称一换,直接打印了出来。《<a href="七绝天下</a>》韩波那边已经做通了工作,沈斌不必再递交材料。按照正常程序,只需给室里汇报一下即可。

    本来一上午的工作,沈斌不到半个小时就忙完。剩下的时间,沈斌打开观察集团的内部通讯,开始与丁薇畅聊起来。

    刘欣骆菲都在忙碌,只有丁大小姐还算清闲。一想到两天后就来北京,丁薇恨不能在视屏中抱着沈斌亲几下。

    “斌,我和欣儿她们都说好了,今年下半年我就去乘风集团轮职。到时候,我天天陪着你。”丁薇在视频中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这里是北京,我的注意点影响。对了,叶先生身体怎么样?”

    自从叶通离开拉斯维加斯回到澳门,沈斌还一次都没去看望过。好在丁薇去澳门方便,时常去看望一下叶通。

    丁薇叹息一声,“身体非常虚弱,要不是靠那点内力支撑着,早就完了。对了,欣儿父亲最近身体也不好,这次北京欣儿恐怕去不成了,他要去夏威夷看望老爹。”

    沈斌心中一沉,虽说刘艺天很少过问他与刘欣的事,但毕竟是刘欣的父亲。不管怎么说,沈斌也要关心一下。沈斌不禁有些感慨,钱财挣的再多,最终也逃不过生老病死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沈斌知道这些老人会陆续离去,不光是刘艺天,包括父母和骆川也不复当年的英勇。人这一生,离别的痛苦一直就如影随形。不管你权利再大,财产再多,也逃不过这个劫。

    “小薇,你们多关心一下欣儿,如果需要,我陪着她去一趟夏威夷。”

    丁薇嘟着嘴,沈斌真要是去了夏威夷,那她们在北京就见不到沈斌。不过丁薇知道沈斌这么做是对的,微微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斌,欣儿不让我们告诉你她父亲的事。我会安排人探听一下,如果真需要,你还是陪着欣儿一起过去。这种情况下,欣儿也需要安慰。”

    沈斌做了个飞吻,“小薇,我发现你成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切,本姑娘都熟透了,现在就想跟你生个孩子。昨天我还跟魏教授那死老头说呢,再不给我们配置好药物,小心我砸了他的生化池。”

    沈斌笑了笑,刚夸完她成熟,立马又变回了野丫头。快到临近下班,沈斌才收线结束了畅聊。

    沈斌看了看时间,收拾好桌上文件准备回家。这边还没等起身,房门一开,安闻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沈斌一怔,“安子,你怎么跑到这来了?”

    “沈斌,我的事你问了吗?”安闻期待的看着沈斌。

    沈斌早把赛琳娜的事忘在了脑后,安闻这么一说,沈斌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,上午我一直忙着写材料。要不这样,下午我抽空帮你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别下午了,咱们现在就去海棠演艺。”安闻迫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沈斌有点为难,赛琳娜的事就是他让刘海棠办的,这要当面带着安闻去追问,也会让刘海棠为难。

    “安子,真对不起,中午我与别人约好了,实在是没空。”沈斌找借口推脱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马上推掉所有的应酬,今天你要不去我就不走了。”安闻心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沈斌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沈斌心中一动,指着电话说的,“你看,肯定是人家催了。安子,工作上的事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沈斌说着,拿起了电话,不待对方开口,沈斌大声的说道,“你们都到齐了,好的好的,我马上去。”沈斌说完,啪的一下扣上电话。

    沈斌装出一副愁苦的样子看着安闻,“安子,办公厅中午有事,我确实推不开。下午,你的事下午我一定办。”沈斌保证的说道。

    安闻还以为沈斌真有政务,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,“沈斌,娜娜的事要是不解决,我连工作的心都没了。算我求你,帮我度过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你先回去,下午我一准给你信。”沈斌推着安闻,好说歹说把他打发走。

    沈斌送走安闻,赶紧返回办公室,拿起电话拨了总机号码。刚才桌上打进来的是内线机,沈斌总得知道是谁才行。像这种人工总机专线电话,全国已经基本绝迹,但出于保密原因,中央不少部门还沿用这种方式。虽然原始,却能防止任何无线窃听。

    “总机,我是督查室五号巡视员,请问一下刚才谁打过我的专线。”

    “沈巡视员您好,几分钟前瞿副总理给你打过电话,不过被您挂断。瞿副总理给我们留言,如果您询问的时候,让您马上‘滚’到中南海,他找您有急事。沈巡视员,真对不起,这是瞿副总理的原话,他指示我们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沈斌郁闷的放下电话,心说怎么偏偏是他。沈斌知道瞿辉找自己肯定没好事,如果是一般的小事,就不需要用过内部电话告知了。

    中南海副总理办公室内,瞿辉眉头紧锁。他刚刚收到东北局传来的消息,俄罗斯金融大亨切克,已经联合了大西洋赌城几位金手,要趁叶通灯枯油尽之际挑战澳门赌界。这一次的筹码,就是澳门四大赌场的博彩执照。 (千亿国际注册官网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如果您认为《都市艳遇人生》不错,请把《都市艳遇人生》加入书架,以方便以后跟进都市艳遇人生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
都市艳遇人生》最新章节地址/0/85/
千亿国际注册官网为您提供的《都市艳遇人生版权归作者逍遥门主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