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257尾 洗了冷水,发高烧了

  
    副院长抬眼看去,正看到小欧走到里面来,瞪着大眼睛道:“美惠阿姨,你误会院长了!”

    她气势汹汹的道:“院长她对我们可好了,给我们买的衣服是低档次的原因是因为要给我们置办棉被和床铺,她还要给我们准备读书的学费,还有电脑,她准备让我们和平常的孩子一样,要我们学会计算机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副院长呆呆的反驳一句,看着小欧道:“小欧,你是骗我的对不对,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么好,那个女人自私自利,根本就不是那么好的人!”

    小欧走到副院长前面不远处,摇头道:“美惠阿姨,我没有骗你,院长就是这样好的人,她去找那些父母,不是为了要钱,而是为了和他们说几句话,要让他们将孩子给接过去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,小欧,你怎么知道!”副院长不敢相信的摇了摇脑袋,手指紧捏成拳,全身瘫软的坐在了地上,小欧看着,有些不忍心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美惠阿姨,小欧没有说谎,因为小欧就是私生子,有一天我亲耳听到他们说话的内容,那天我听到的时候也不敢相信,院长居然要他们来看看我们,可是他们根本就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孤儿院的孩子在经历过抛弃,似乎显得更为早熟,此刻小欧小大人般的站在众人面前,说的头头是道,盯着地面的时候,缓缓的低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美惠阿姨,我真的没有说假话,小欧是个乖孩子,不会说假话的。”她轻声呢喃了几句,副院长突的大笑起来,吓得小欧朝后面退了几步,惊慌不已的看着副院长。

    穆冥伸出手抱住小欧,将她放到外面去,交代道:“小欧,听穆姐姐的话,你现在去照顾小豆子,不然小豆子伤口会疼的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小欧眼神闪过害怕的情绪,立刻转身跑掉:“穆姐姐,我现在就去照顾小豆子,这样小豆子就不会疼了对不对?”

    还不等穆冥回答一句,小小的人影就消失不见,穆冥轻缓的抿了抿唇,转过身又回到病房,此刻副院长已经呆愣的厉害,看都不敢看两人一眼。

    穆冥走过去,站在她面前道:“副院长,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副院长不知所措的摇了摇头: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为什么她反过来是个好人了,为什么我反倒是成了坏人?你们都是在骗我对不对……小欧也在撒谎的对不对!”

    顾景柯冷着音调,看着副院长的眼神极为的冷:“你若是觉得小孩子会撒谎的话,我们也洗耳恭听,只不过我只能和你说一句,有些时候,自己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相,因为有些时候需要用心去看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副院长呆呆的抬起了脑袋,倒是没有说其他的话,只是僵硬的笑出声:“我明白了,你们既然是警官,那么就请将我给带走吧,我现在心情很复杂,不知道该怎么说,你们知不知道我现在的心情?错杀了一个好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良心在谴责我,我现在恨不得去死!”副院长突然咬牙切齿的道:“警官,要不然你们直接让我死了算了,我真的受不了了,太痛苦了!”

    穆冥和顾景柯冷眼看着副院长,不发一言,这个时候,不论说什么都来不及了,就算是死也不可能弥补的了,毕竟,院长已经死了,因为因为那一百万死了。

    顾景柯轻微的勾了勾唇,淡淡道:“你若是想要认罪,我们还可以帮你,但你若是想死,抱歉,我们帮不了你,能帮你的也不是我们,而是那些执刑的人,还请你现在站起来,配合我们去警局里走一趟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副院长眼神有些慌乱,之后还是从地上站起身道:“既然我已经认罪了,我就不怕死,既然是我做错了,我更是会认真的去认错,院长,这次是我误会你了,真是对不起!”

    她一路上念念有词,让人看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了,但穆冥和顾景柯对视一眼就知道她心中的想法,这个人,怕是真的在认错,警局的人很快就赶过来,将副院长给带走。

    而顾景柯和穆冥则陪在差点惨遭毒手的小豆子身旁,等着他醒过来,小豆子嘴角动了动,抬起眼睛缓缓的道:“痛死我了,我这是在哪里?”小欧一听到这声音,立刻就爬上小豆子的身上,瞪大眼。

    “小豆子你醒过来了,怎么样,有没有感觉哪里痛哪里不舒服?”小欧就像是一个小大人一般,飞快的检查这小豆子的周遭,而小豆子却摇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不用为我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小豆子抬起眼睛看向穆冥和顾景柯,问道:“穆姐姐,院长是不是死了,美惠阿姨她怎么会推我下楼?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穆冥问。

    小豆子摇摇头道:“我就看到院长躺在地上,流了好多血,而美惠阿姨不知道为什么就走过来将我往楼下推,她一定上不想让我受到伤害对不对?”

    看着他天真的双眼,穆冥笑了几声,轻缓的道:“你说的对,她是不想让你受到伤害,小豆子以后要好好的长大,平安快乐。”

    小欧在旁边拉住小豆子的手指,偏过头道:“小豆子,你赶紧好起来,然后我们一起出院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豆子看向小欧,疑惑的问道:“小欧,你不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好起来我就不生气了,但是你若一直躺在这里,我就生气!”小欧挺了挺小胸脯,倒是学会威胁人了,穆冥和顾景柯对看一眼,嘴角同样的弯起,这两个小孩子,倒是不错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两人长大后会不会还像现在这般要好,但愿如此……

    穆冥轻浅的弯起了唇,看向小豆子道:“穆姐姐不能一直陪着你,所以你们两个可要好好的照顾自己,我和大哥哥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豆子有些不舍得的拉住穆冥的衣角,口中的话却是说不出的,只能够苦着脸道:“穆姐姐,你什么时候才能来看我们?我们这次可是好久都没有见过你了,是不是因为有了未婚夫,所以连见我们的时间都少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落,两个小孩子的视线立刻就缠上顾景柯的身上,冷冷的眼神看的顾景柯心里有些发毛,清了清嗓音,顾景柯伸出手摸了摸小豆子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你们穆姐姐的工作很忙,所以不能来看你们是情有可原,我们以后一有时间就会来看你们的,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,等以后长大了,就去京都找我们。”

    小豆子不乐意的将脑袋瞥过,哼道:“别摸我的脑袋,我不是小狗。”

    顾景柯扯出一抹笑,刚刚穆冥可也摸了他的脑袋,可是就不见这个小家伙反驳的,自己只不过是稍微的碰了几下就发出这样的火,这可真是有点待遇极为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穆冥缓缓的勾起唇,顾景柯站起身道:“是是是,你是个男子汉,我不摸你了,我和你穆姐姐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见得时候希望你不是这么小。”顾景柯微微的轻笑一声,拉着穆冥走出病房,小豆子在他的身后咬牙切齿了一会,半晌才道:“小欧,你以后可一定要远离这样长得好看的男生,小心他把你骗走……”

    看看,穆姐姐就被这个家伙给骗走了,若是小欧再被骗走,那么他就该去找谁哭去?

    小欧也认真的点了下头道:“小豆子,你说的对!”

    病房重新恢复安静,穆冥和顾景柯走在路上,手牵手,走的较为的慢,两人嘴角轻轻的抿着,看着天色。

    顾景柯突的皱眉道:“这样的天气,应该是要下雨了?”

    穆冥也抬眼:“应该会很快。”

    十多分钟左右,就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,顾景柯轻皱了下眉头:“要不要去买把伞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们去咖啡馆喝杯咖啡。”穆冥拉住顾景柯手腕,将他给拉近店子里,两人各点了咖啡,坐在窗户边上静静的看着,雨没有停下来的趋势,一直在下着。

    而穆冥嘴角轻缓的上扬,其实这样也不错,和自己喜欢的人坐在一起等雨停,谁说很糟糕呢?

    觉得糟糕的应该会是心情本来就不好的人才对。

    不多久,咖啡馆竟然都坐满了客人,大多数都是学生,这时有道惊呼声从背后传来,那个声音的主人朝穆冥走过来,眼神泛量:“穆法医,是不是你!”

    穆冥转过身,只觉得来人有些眼熟,对方就自报家门道:“我是叶琳,就是于寒学姐的小师妹!”

    原来是她,就是演讲的时候说话的女生,说自己喜欢她的女生,性子倒是不错,没有想到,现在又遇上了,叶琳也很惊讶,之后擦了擦脸上雨水道:“我没有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碰见偶像!”

    “还有顾警官!”叶琳看了眼顾景柯,之后就彻底无视他,直接看向穆冥,喋喋不休的道:“偶像,你也是在这里等雨停吗,我也是,这里可是最好的咖啡馆,味道还不错吧,我常来。”

    顾景柯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忽视自己,果然还是穆冥的魅力较大,这么一座,就会有粉丝围过来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喝着咖啡,嘴角弯起潋滟的笑。

    而穆冥招呼不住叶琳的热情,只好问了几个比较深奥的问题,叶琳也回答上来了:“偶像,只不过这些道理我都明白,但是有些东西我还是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不懂的话就要问,就要好好的研究,于寒在你们学校做教授,你不会的可以问她,她不会的可以来问我,懂了吗?”穆冥一字不漏的说完,端起咖啡杯子喝着。

    叶琳眼冒星光,立刻就道:“偶像,我明白了,我一定不会客气,我不会的都告诉于寒学姐,让她来问你,多谢指教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从包包里拿出纸笔,摆在穆冥的桌面上,星星眼的道:“偶像,签个名呗,我期待好久了,这次遇上你可真是巧合,这可是缘分啊,你可不能不要这缘分!”

    穆冥嘴角微微的抿了抿,伸出手在本子写下四个字:刻苦钻研。

    她不是什么明星,完全没有必要签名字,最后落款的时候,她想了想,写了个穆字的开头英文字母,将纸笔退还的时候,她道:“我不是什么明星,签名也没什么意义,只不过这四个字就当做我勉励你的,如何?”

    叶琳早就高兴的找不到东西南北,立刻跳了起来道:“好,我明白了,偶像,太喜欢你了!”

    和叶琳一起来的女生已经看不下去了,走过来拉住她的手腕就开始道歉:“前辈,对不起,叶琳太喜欢你,一看到你什么都顾不上了,我们就不打扰你了,你们慢慢的约会。”

    约会这两个字眼迅速的在穆冥的耳中蔓延开来,她眼神快速的一眯,之后就道:“顾景柯,我们这算不算约会?”

    “你若说算,那么就是算的。”顾景柯回了句,将问题重新抛给了穆冥,嘴角狐狸一般的勾起,“这雨,怕是不会停了。”

    穆冥抬眼看窗外的天空,的确,这雨似乎越下越大。

    而那边的叶琳被自己的同学给拽走,不情不愿的道:“你拉我干嘛,我偶像在那里,我还想好好的和她多待一下!”

    那个女生伸出手就在叶琳的额头上指了指,道:“说你傻你还真傻,你没有看到前辈是在和男朋友约会,你要不要这样去打扰人家,要了签名还不够吗,当个电灯泡你才有成就感吗?”

    叶琳额头快速的浮现出大大的黑线,只不过只是一瞬又消失的无影无踪,灿烂的笑道:“多谢你拉回我,不然我的形象怕是要在偶像那里破灭了。”

    同学给了她一个眼神,就好像是在说:你什么时候有过形象?

    叶琳嘴角稍微的扯了扯,明白那个眼神的意思,立刻就伸出摸了摸同学的脸蛋,笑着道:“好了好了,你这不是机智的补救了吗,感谢的大大!”

    无奈……

    顾景柯只觉得很多视线落在他和穆冥的身上,或许是两人过于吸引人,他皱了皱眉头,叫来服务生买单,之后就拉过穆冥的手指,站起身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叶琳一看,一下子就急了,这是要带偶像哪里去,要知道外面可还是在下雨!

    顾景柯走到外面,穆冥也没有任何的异议,只是跟在他的身后,直到一个拐角处,顾景柯脱下自己的外套给穆冥披上,转过身道:“我背你走。”

    他弯下腰,穆冥想了想,还是缓缓的爬了上去,嘴角轻微的抿了抿:“你这是要将我当成伞给你躲雨吗?”

    顾景柯顿住,之后抬起眼道:“你或许可以这样认为,但是我绝对不会承认的。”

    穆冥轻笑,伸出手勾住顾景柯的脖颈,嘴角紧抿了瞬道:“我有没有变胖,变重!”

    她现在饮食正常的很,若是没有变化,那才是不够正常的……顾景柯厨艺不错,若她还不胖,真的是对不起他的厨艺了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你也在意你的体重。”顾景柯嘴角稍微的抿了抿,轻笑一声道:“放心,就算你再胖我也不会嫌弃你的,更何况你根本就不胖?”

    穆冥将唇凑到他的耳垂处,轻轻的咬了口,顾景柯倒抽一口凉气:“穆冥,别闹。”

    她真的没有将他当做男人看不成?

    就算他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,但是这也需要有个度,毕竟他是个正常的男人,而且,受不住喜欢的女人撩拨。

    穆冥在他耳垂处又轻轻的咬了口,之后就道:“这样的感觉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很糟糕!”吐出几个字,顾景柯就深吸了口气道:“就算现在在下雨,但是你的火太大,我也熄灭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逗得穆冥笑了笑,半眯着眼,看着顾景柯:“雨太大,你看得清路吗?”

    顾景柯微微摇头,嘴角就是紧紧的抿了抿:“我看不清,你来给我指路?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看不清路,顾景柯眉梢一挑:“别动,我……”

    穆冥突的躬下身,吻住顾景柯的唇,顾景柯微微一愣,就当他准备回吻的时候,穆冥又快速的退开,趴在他的背上,轻柔的道:“景柯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顾景柯背着穆冥快速的朝回家的路上走,大雨迷糊了视线,但也不难看出道路,虽然天色较为的黑,但有两颗心靠在一起,什么都能够看得清楚了。

    到了家后,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,穆冥嘴角轻微的抿了一下,偏过头问道:“你还不去洗澡换衣服,想感冒吗?”

    “你也快去。”

    两人互相看了眼,之后匆匆拿了件衣服进到浴室,但顾景柯却是迟迟不开水,他知道,这水在这样的天气里只能够供着一个人使用,若是他开了,两人洗到一半一定都会是冷水。

    等过了半小时,他才缓缓的解开衣服,站在莲蓬头下面,但洗到一半十分……水居然冷了!

    穆冥也惊愣的感受着水的温度,嘴角狠狠的抖了抖,他们不会是做了同样的一个决定,然后现在都在洗澡?

    顾景柯也快速的想到这点,为了确定这个事实,他用最快的速度用冷水冲了身体,披上浴袍走进穆冥的房间,扫了眼,发现穆冥果然还待在浴室里。

    他拧住眉头,坐在床上,用毛巾给自己擦了下头发,现在他只好充当暖炉了。

    穆冥从浴室出来就看到顾景柯一本正经的坐在床头擦着发丝,走过去,问道:“你是不是洗了冷水澡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热水,怎么了?”顾景柯偏过头,问:“热水器坏了?”

    穆冥听到他的回答,微微一怔。摇头:“没有,我就是好奇的问问而已。”

    顾景柯知道她的心思,缓缓的轻笑了一声:“坐过来,我给你擦一下头发。”

    没有拒绝,穆冥皱着眉头坐在旁边,等手指不消息碰上他的皮肤后有些惊讶的咬了咬牙,这个男人,身上很冷,很明显就是洗了冷水的原因,居然还骗她!

    穆冥眼神冷冽勾起,抓住顾景柯的手指问道:“你洗了冷水对不对?”

    顾景柯并未说话,最后轻缓的点了下头道:“并未,水冷了的时候我正好洗完,否则我怎么会这么快出现在这里,反倒是你,洗了冷水还不说,是想瞒着我不成?”

    穆冥沉默了,因为有点小心虚,她的确是想瞒着他的……

    顾景柯嘴角稍微的轻扯了下,最后偏过头道:“头发擦干了,什么时候睡觉?”

    穆冥一愣,看了眼凌乱的床上,之后就拉住顾景柯一起躺了下去,两人紧抱成一团,但最终是没有做出下一步的动作。

    半夜,穆冥是被热醒的,被身后一团火炉般的人给热醒的,她伸出手,开灯,迅速的摸向顾景柯的额头,只看到他面色红润,额头温度滚汤。

    也生了一层虚汗,穆冥一瞬间就愣住,她摇了摇他的身体,咬牙问道:“顾景柯,你醒醒,你这是怎么了,怎么一回事!”

    顾景柯没有回答,只不过是轻哼一声,拉住穆冥的手腕,而穆冥又是一愣,他的手掌心也是热的发烫!

    该死的,他居然发高烧了!

    穆冥揉了揉额头,先是扳开顾景柯的手指,然后拿出手机定了出租车,最后从床上爬起,给顾景柯换了身衣服后,又给自己换了一身,这才拿着雨伞,抱住顾景柯的身体朝外面走。

    她扶着顾景柯,他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,有些重,但还不至于让她走不动路,换了个姿势,她直接背着顾景柯下楼,这还得益于她体质较好,经常训练。

    而顾景柯在这时,轻缓的道:“穆冥,别担心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他呼出来的气息都是发烫,这怎么能够让穆冥放心不担心?

    她冷哼道:“顾景柯,你给我闭嘴,不然我就将你给扔在这里不管你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将我扔在这里吧,不然的话,你太累了。”顾景柯呢喃了一句,又被高烧给弄昏了过去,心中最后的想法竟然是:居然要她背自己,这次可真是丢脸了呢……

    “顾景柯,你醒醒,没事吧?”穆冥叫了几声,根本就没有回应,她只好加快脚步,飞快的冲下楼层,刚站稳,出租车就开了过来,司机看到居然是个女人背着男人,一下子就愣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开车门!”穆冥冷喝道,司机一下子被惊喜,顾不上穆冥的态度,忙不迭的下车给穆冥开了车门,之后又帮着穆冥将顾景柯给弄上了车,刚刚坐稳,司机就道: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医院!”这很明显的摆在这里,居然还要问?

    “最近的医院?”司机又不怕死的问道。

    穆冥冷冽的眼神猛地扫向他:“开车,最近的医院,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司机被她的眼神给吓住,只好开着车打方向盘,穆冥伸出手拍了拍顾景柯的脸颊,压低嗓音问道:“顾景柯,你赶紧醒醒,快要到医院了!”

    无奈的司机在心里腹诽,发高烧晕过去了,居然这么晚才送去医院,瞧瞧,这都几点了,这可是半夜一点!

    而且这女人对人居然不是一个态度,对他这么严肃,对那个男人居然这么柔情……

    穆冥像是感觉到了司机心中的问题,冷淡的一个眼神飞了过去:“开快点!”

    “小姐,不是我开不快,而是这雨下的大,根本就看不清路线,再开快的话,我怕会出事啊,你就体谅一下我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开不快就让我开,给我停下!”出租车司机本来是不想停车的,但是碍于穆冥的声音太过让人害怕,只好踩了急刹,在旁边给停下,边停边问道:“小姐,你会开车吗,若是不会我……” (千亿国际注册官网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如果您认为《首席妙探独宠妻》不错,请把《首席妙探独宠妻》加入书架,以方便以后跟进首席妙探独宠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
首席妙探独宠妻》最新章节地址/5/5176/
千亿国际注册官网为您提供的《首席妙探独宠妻版权归作者admin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